预告 | “水有多深 路有多远——我与中国艺术品市场三十年”

社会新闻 2019-07-15 14:57:27


(《万山红遍》香港佳士得2007年春拍,以3504万港元成交;北京保利2012年春拍,以2亿9325万元人民币成交)



(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



(保利拍卖齐白石十二条屏现场)


剑武乃勤于思考之人,其理性思辨在评论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亦令其文章厚重,反映着他的历史责任感及对艺术之赤诚……就在艺评家都退出的情况下,惟剑武反而与市场践履力行,投身市场大潮……行为知之本,经多年积累,剑武在艺术市场评论上有了质的转化,如,对艺术创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的研究并未停止,而且是随着市场的实际变化做出自己的理性判断。此外,对市场的各个层面的研究涉及更为广泛,如关于艺术市场本体涵义及其经济、社会意义;如关于市场的运作机制规范,利益与价格的规制,市场盘整,流通环节的导通;如关于进入市场的艺术品真伪鉴选,国家文物销售的问题和约制;如关于市场所需各方面文献信息的研究与交流;如关于艺术品境内外投资的戒偏;如关于艺术品收藏者“平常心”的规告,等等。这些很有价值的研究,都是剑武在市场活动中随时思考进行的,评析之文不断见著报刊。文章诚苦事,剑武的坚持,无疑对促进市场的正常发展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这在美术评论界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杨悦浦 资深美术评论家



(李可染《江山胜境图》,由两人合作而成,李可染之子李小可作证,曾在北京传是拍卖公司2013年秋季拍卖会上,以5232.5万元人民币成交)


剑武的美术评论遵从真理、秉持审美,始终保持着自己独立的个性。他从不趋炎附势、随波逐流,从不唯诺躲闪、顾及世故人情,经常是锋芒毕露、一针见血,这堪称剑武美术评论的一个突出特点。他对国画的假与糙、现代艺术的伪与脏、人物画的“构成”、古人笔墨的翻拣、第一桶金的追问、评委回避、作家画评、“大师”如云、城市雕塑、书画伪证、“监守自选”、拍卖底牌、捡漏心理、拍品虚高、故宫文物被毁、汉奸作品入市、投机的疯狂以及艺术品市场的与狼共舞等等,都有过十分严厉的鞭挞。这些文章率性而为、酣畅犀利,或直陈时弊,对不良现象予以尖锐批评;或逆势而动,对潜在风险给予冷静提醒;或大声疾呼,对存在问题提出积极建议,读来十分解渴,令人快意顿生。尽管这些直面问题的泼辣文风难免得罪于人,甚至让业界某些位高权重者不那么愉快,但他的确没有囿于一己的爱好和成见,而是出于“为天下所重”之公心、出于对当代艺术进步和文化市场健康培育的良好愿望,所以也就义无反顾地关注着、提醒着,彰显了一个有职业操守的正直批评家宝贵的家国情怀和责任担当。 ——郭运德 中国文联副主席


剑武是一种独特的现象——一个先后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任职的记者,在深度观察和体验中国当代美术创作和艺术品市场发展的进程中,用30余年的时间,使自己蜕变为一个声名显著的批评家和鉴赏家。


对美术创作和艺术市场进行报道是剑武的本职工作。而剑武基于对中外美术史和中外艺术品市场的研究与观察,不太做一般性的动态报道,而是热衷于由表及里的体验和针砭,这使得他的文字准确而深刻,也使得他更多地以一种批评家的姿态活跃在批评界和艺术品市场领域。


剑武有湘人的倔强与豪迈,对历史和现实的人事常有一针见血的见地,但又绝不失严谨和中和,读其文字可见一斑。剑武喜欢较真,有时候被我戏称为“毒舌”,但他绝无“愤青”姿态。在其文字里没有无病呻吟,也没有故作高深。他将尖锐的评说与中肯的见解融合在功底深厚的理论与文字修为之中,时而娓娓道来,时而铿锵惊堂。读来清爽,也使人自扪深思。 ——甘学军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



《从第一槌开始——我与中国艺术品拍卖二十年》后记


文 | 剑武


1982年7月自复旦大学毕业来京工作,新华社15年,人民日报社18年,主要从事文艺采编工作,因此有了对于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全程跟踪、观察、记录、体会。


这是工作,所以,要求及时、客观、准确,尽可能地有深度、有广度、有力度。


这是爱好,所以,能走长道,能起早贪黑,能任劳任怨,能宠辱不惊,能矢志不渝。


这是学习,所以,得不懂便问、广泛涉猎、认真读书、小心把玩,不时温习。


这是交际,所以,得广交朋友、广结善缘,还得小心陷阱、压抑冲动,拍场亦是战场。


这是人生,所以,深也罢、浅也罢,大也罢、小也罢,得也罢、失也罢,顺也罢、逆也罢,喜也罢、忧也罢……最终,感恩!


乙未冬识于京郊问梅轩下



《收藏是一种记忆》后记


文 | 剑武


1988年初,从新华社新闻研究所调入国内部,为文化记者;1997年又调入人民日报文艺部,为《美术版》编辑,继而美术组组长。2009年,在时任文艺部主任郭运德兄督促下,主持创办了《人民日报·收藏版》。


余出生即动乱不已,家徒四壁。幼时无帖可临,由兄长胥文宗亲炙草书。1978年10月入读复旦大学中文系,“图书馆藏书220万册”是我第一次结识“收藏”二字。随学长马根富学习篆刻,清代几大印谱是我拜读的第一批线装书。1982年大学毕业后,开始研究老艺术家王森然与张仃,学习美术史与工艺美术史至今。


新版面、新栏目、新课题,加之“组稿难”之新时态,故不揣简陋,完成了一批选题。难免疏浅,却是紧跟着中国文物与艺术品收藏大潮的起起伏伏,关心着数以亿计中国收藏大众的喜怒哀乐,讨论着古今中外收藏历史的承接展开,呵护着祖先的坟茔与遗存,尽可能地哭着喊着、也骂着……更多是提醒着。


中国,迎来了数千年历史上最伟大的收藏时代,我们理应珍惜!


我想,这也是大象出版社、《副刊文丛》主编李辉、王刘纯允准出版拙作的原委。


乙酉初夏识于京郊问梅轩下晴窗


讲座详情



讲座主题:橘洲讲坛 | 水有多深 路有多远——我与中国艺术品市场三十年


讲座时间:2019年7月16日10:30


讲座地点:长沙市图书馆217报告厅


主持人:李辉(著名作家、学者、原人民日报高级编辑)


主讲人:剑武(书画家、史论家)


报名方式:扫码下方二维码参与活动报名


展览详情



展览时间:2019年7月16日-7月30日


展览地点:长沙图书馆二楼展厅


长沙图书馆在哪里?



乘车路线


路线一:乘520路、804路至滨江文化园站。


路线二:乘2路、357路、111路至北辰时代广场站。


路线三:乘11路、106路至二馆一厅站。


路线四:乘地铁1号线至北辰三角洲站(1号出口)。


来源:长沙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