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凶险!宁波男子安徽误入传销,跳下3楼手臂骨折!走投无路时遇到了他,命运就此改变

社会新闻 2019-07-28 06:01:47

就在一周前,陈明忠专程去阜阳寻找恩公未果。最终在当地媒体和热心人帮助下,才找到了恩人电话。这两天,他最期盼的就是与恩人见上一面。



▲7月17日,远赴安徽阜阳寻找恩人的陈明忠,见到的只是一片已被拆迁的旧址。陈明忠供图。


想着赚钱养家


却被骗入阜阳传销团伙


“12年前的噩梦历历在目,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更不会忘记救我的恩公!”7月24日上午,说起12年前误入传销组织的惊险逃生经历,陈明忠记忆犹新。


今年53岁的陈明忠是宁海岔路镇白溪村人,12年前的他独自带着8岁的年幼女儿生活。为了多赚点钱养家,他在交友平台上认识了一位做食品生意的女子。半年之后,女子提出让他去安徽阜阳看个合作项目,说是两三天就能回来,这让陈明忠动了心。


临出发前,陈明忠安排了女儿三天的饭菜和换洗衣服。考虑到此去阜阳可能会延迟回家,他还特意给女儿多留了些生活费。不过,让陈明忠没有想到的是,他差点踏上一条不归路。


“到了阜阳一下火车,我就被传销组织控制了。”陈明忠回忆,晚上8点左右,两女一男来接他,说是要去汽车南站转车。刚走了四五分钟,有个女子提出看下他的手机牌子,未加防备的陈明忠顺手递了过去。不过,女子嘴上说会还给他,却领着他来到附近的一幢三层民宅。


陈明忠说,女子进门就锁门的行为让他觉得奇怪,心里有了不详预兆。等进入三楼一房间时,他顿时明白了。只见十几个男女躺在地板上,出入受限。而楼梯上也装了防盗门,房间的窗户加了防盗栏,就连厕所门也锁着。


“所幸把身份证藏在鞋底,才没有被搜走。”陈明忠告诉记者,此后的9天时间,他被传销团伙人员轮番“洗脑”。尽管他提出年幼女儿一人在家没人照料,但对方却说,等他发展8至10个下线才能放他回家一次。


期间,陈明忠曾激烈反抗过,也在百元大钞上写下求救留言,幻想寻求外围好心人的帮助。但结果除了被殴打,对他的管制更加严苛,就连上厕所也被寸步不离地看着。


一天如厕20余次


从3楼厕所窗户伺机跳下逃生


“跟女儿约好的三天回家时间早过了,心里很急,但硬拼不行只有智斗。”通过几天的观察,陈明忠发现,房间窗户对应的是楼下院子,有传销人员不时走动。楼梯有防盗门走不了,唯一可能就是厕所窗户。只有这里没有安装防盗栏,而楼下就是临街的店面房。


在被控制的第10天,陈明忠故意大量喝水,然后频繁地上厕所。尽管被看管的人质问,但被他以肚子不舒服给糊弄过去了。“当天如厕不下20趟,让看管人不胜其烦。”铁了心的陈明忠知道,唯一的逃生机会就是从3楼厕所的窗户跳下去。


“厕所距离房间只有15米左右,但看起来特别漫长。”当天凌晨三点多钟,仍旧频繁上厕所的陈明忠发现,看厕所的传销人员守在房门口睡着了。乘此机会,他偷偷溜到了厕所门口,可令他绝望的却是厕所门被锁着。恰好有个传销人员在三楼烧早饭,他便提出请他开门。


看到应允的传销人员开门后还守着,故意拖延如厕时间的陈明忠努力在等机会。直到三四分钟后闻到饭菜烧焦的味道,趁着传销人员去关煤气的十几秒时间差,陈明忠毫不犹豫爬上窗户跳了下去。


本想借力二楼遮阳棚再下到一楼的陈明忠,因为遮阳棚老旧而直接摔到了一楼地面,导致右手胳膊骨折。听到楼上一片嘈杂声和下楼的脚步声,强忍剧痛的陈明忠赶紧爬起来向前跑去……


不过,等他狂奔了一段路之后,才发现自己跑进了一条断头路。眼看后面的追赶声越来越近,而顶头的一户人家楼上有微弱的灯光,他赶紧敲门。幸运的是大门没有上锁,反手锁门之后,他直接上了四楼。


随后,陈明忠透过玻璃窗看到,有个中年男子正在办公桌前写东西。发现陈明忠之后,以为遇到坏人的男子也吓了一跳,起身说要报警。陈明忠赶紧拿出身份证简单说明情况,男子二话不说立即带他到了一楼,并把他藏在工人寝室的被窝里……



▲12年前在安徽阜阳,不顾危险出手救陈明忠的胡尊富生活照。胡尊富供图。


“不可能不救,


帮他从没想过回报”


“当年的危急情形不亚于警匪片,如果不是恩公救我一命,只有死路一条!”陈明忠清楚记得,一阵嘈杂过后,有传销人员敲门,但被恩公支走了。报警之后,恩公不仅陪着他去医院就诊,还送给他200元路费。直到此时,他才知道恩公姓胡。遗憾的是当年虽然留了恩公手机号码,但回家途中不慎遗失,从此断了联系。


“我帮他从没想过回报的,过去就过去了。”说起当年的救人义举,24日上午,人在宁海的胡尊富十分低调,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救人是应该的。在记者的努力下,胡尊富这才透露了当年的一些救人细节。


原来,今年43岁的胡尊富是宁海长街镇大祝村人,20多年前去阜阳打工、定居,并在阜阳汽车南站附近开了一小型家具厂。事发当天凌晨四点左右,早起的胡尊富正在办公室写材料,突然看到上楼求救的陈明忠。


“当年的阜阳治安情况不好,如果落入传销团伙手里,恐怕凶多吉少。”胡尊富坦言,之所以出手,一是不可能不救,二是对方也是老乡。而把陈明忠藏在一楼,也是考虑到安全一些。担心传销人员会到汽车站、火车站抓人,胡尊富还给了陈明忠200元路费,并设法让他在长途汽车的外围停靠点上了车。


胡尊富告诉记者,后来听说陈明忠中途下车去了辖区派出所,直到当晚协助警方端了该传销团伙的老窝才返回宁海。他说,在胳膊骨折还没医治的情况下这样做,也是个勇敢的人。而这件事,他对家人从没提起过。


“12年的打拼,日子逐渐好起来,但我心里一天比一天牵挂恩人。”7月16日,陈明忠专程去了安徽阜阳,多方寻找恩人,但当年的老地方已经拆迁。辗转派出所、社区等地皆无结果。在当地媒体的帮助下,直到“阜阳市浙江商会”传来了好消息。



▲7月18日,求助阜阳媒体寻找恩公的陈明忠在颖州晚报前留影纪念。陈明忠供图。


胡尊富为人低调讲义气


在村里的威望很高


24日下午,记者与“阜阳市浙江商会”会员叶先生取得了联系,而他就是多方打听到胡尊富电话的热心人。叶先生表示,自己在阜阳经商20多年,十多年前与胡尊富相识。尽管胡尊富不是商会会员,但他为人低调,很讲义气。


叶先生还告诉记者,一周前陈明忠来到阜阳,请当地媒体帮助寻找恩人。由于原址已经拆迁,陈明忠又不知恩人姓名,考虑到事发地周边5公里内曾有十几家小型家具厂,他便设法一一询问。而最终联系不上的就是胡尊富。足足找了三天,通过多个老乡才打听到已经换号的胡尊富。


“堂兄一直守口如瓶,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宁海长街镇大祝村的村主任胡珍春是胡尊富的堂兄弟,他说两人是同村人,从小一起长大,直到胡尊富去阜阳打工。在他眼里,胡尊富话很少却很重感情,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在老家时,看到不公平的事常常打抱不平。他还特别能吃苦,干过养殖户、油漆工,直到去阜阳打工。


“常常听村里人说,他们路过阜阳都会在胡尊富家落脚,除了热心招待帮找工作外,谁有困难的,他定会伸出援手。”胡珍春说,虽然胡尊富只在逢年过节才回老家,但他在村里的威望很高。人人说起他都要竖大拇指,夸他事业发展了初心不变。



▲胡尊富的老家宁海县长街镇大祝村村景。


“这份恩情铭记在心,如果恩人哪天需要我的帮助,我也会像他一样义不容辞的!”心情激动的陈明忠表示,从阜阳回来后,他一直在与家人商量,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见恩人。这两天,他已在制作锦旗,最期待的就是尽快与恩人见面。


有关此事的后续报道,本报将继续关注。


来源宁波晚报记者孔玲